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您当前位置是: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中心News Center

社科院杜兰能源管理硕士|中国能源未来发展空间及存在的问题

时间:2020-02-10     点击:   【打印此页】  【关闭

改革开放加速了中国工业化进程,能源需求激增,中国能源更多依靠外部“输血”。中国一次能源结构中,煤炭的消费量达68.8%,石油天然气为23.1%,总体上看我们还处在煤炭时代。

社会科学院与美国杜兰大学能源管理硕课程主要涉及能源交易、原油期货、能源投资领域研究、石油投资及天然气煤炭交易等。招生对象是金融从业人员,能源企业,咨询公司及有志于在能源交易领域取得突破的行业人士等。课程的学员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外企、国企央企政府部门、律师等等,如果符合我们的报考条件,是可以参加面试的。

中国能源需求已发生重大的变化:由过去的单一品种、主要化石能源依靠进口,转变为多品种的无机物全面依靠进口;由过去的重点是稳定供应,到受价格波动、气候环境等影响,安全趋势将更加严峻;由过去供需双方的利益,演变为多方利益;由过去对抗的能源格局,逐步演变为合作、协同保障,能源内涵进一步扩大。

1993年中国成为石油净进口国,成为一名晚了近百年的世界石油消费国俱乐部里的“新生”力量。中国海关总署2013年1月10日发布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原油进口量约为2.71亿吨,同比增长6.8%。有专家预判,2013年中国原油进口量将达到2.85亿吨左右,中国原油进口依存度可能突破60%。

此外,2009年起,中国从一个煤炭净出口国变成煤炭净进口国。2012年,中国累计进口煤炭2.9亿吨,进口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居世界第一,超第二名的日本近亿吨。天然气也开始大量进口。 

很多人认为应该大力发展核电,理由就是“中国石油对进口依赖度太高”。实际上,只能让中国更依赖另一种必需进口的战略物资——铀。据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2010年中国铀产量仅为827吨,而2011年中国铀消耗量却达到4400吨。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将不可避免地更加依赖铀进口。

据IEA发布的《世界能源展望2008》预测,从2006年至2030年世界一次能源需求从117.3亿吨油当量增长到了170.1多亿吨油当量,增长了45%,平均每年增长1.6%。全球能源需求的增长率比《世界能源展望2007》预测的要低一些,主要是由于全球能源价格上涨和经济增长放缓(特别是 OECD 国家)。到2030年化石燃料占世界一次能源构成的80%,比目前略低一些。虽然从绝对值上来看,煤炭需求的增长超过任何其它燃料,但石油仍是最主要的燃料。据估计,2006年城市的能源消耗达79 亿吨油当量,占全球能源总消耗量的三分之二,这一比例将会在2030年上升至四分之三。

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不断推进,能源需求持续增长,能源供需矛盾也越来越突出,迫在眉睫的问题是,中国究竟该寻求一条怎样的能源可持续发展之路?业内官员和学者认为,为了实现能源的可持续发展,中国一方面必须“开源”,即开发核电、风电等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另一方面还要“节流”,即调整能源结构,大力实施节能减排。

2012年以来,中国能源市场化定价改革取得明显进展,调价逐渐走向透明。预计2013年成品油定价新机制将推出、天然气价格改革试点扩大或推向全国、煤电联动有望进一步推进。2012年以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多次强调,新成品油定价机制有望“择机出台”。市场人士普遍认为国际油价和国内通胀较低的时候,是新机制出台的良好时机。

2012年以来,中国能源市场化定价改革取得明显进展,调价逐渐走向透明。预计2013年成品油定价新机制将推出、天然气价格改革试点扩大或推向全国、煤电联动有望进一步推进。2012年以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多次强调,新成品油定价机制有望“择机出台”。市场人士普遍认为国际油价和国内通胀较低的时候,是新机制出台的良好时机。

2018年,中国的石油、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分别为69.8%和45.3%。这两个数字,来自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

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不仅仅是中国石油下属的一个研究机构,更是一个国家级的智库机构,其数据具有相当的可靠性,甚至是保守性。它给出中国的石油、天然气2019年对外依存度的预测是:71.7%和46.4%。

原油对外依存度,简单而言,就是一个国家原油净进口量占本国石油消费量的比例。2018年,中国原油消费量6.25亿吨,这其中,有超过4.3亿吨原油需要千里迢迢从国外进口到中国,差不多是把10个大庆油田(的产量)搬到了国内。

世界经济格局在逐渐改变,中国的能源市场也刚刚融入世界。在这一历史重要阶段,中国社会科学院把握此契机,决定为即将到来的能源引领型社会打造尖端人才,联手美国杜兰大学培养更加符合中国经济发展的能源专业人士。

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作出明确规定:能源产业,要强化节约和高效利用的政策导向,坚持节约优先、立足国内、煤为基础、多元发展,构筑稳定、经济、清洁的能源供应体系。建设大型煤炭基地,调整改造中小煤矿,开发利用煤层气,鼓励煤电联营。以大型高效机组为重点优化发展煤电,在保护生态基础上有序开发水电,积极发展核电,加强电网建设,扩大西电东送规模。实行油气并举,加强国内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扩大境外合作开发,增强石油战略储备能力,稳步发展石油替代产品。加快发展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

但同时从能源金融当前和今后的发展形势来看,仍具有非常广阔的发展空间和良好的机遇。从国内来看,随着《能源发展“十一五”规划》的实施,我国的能源产业发展已进入新的战略转型期,能源产业的技术升级将主要靠大量的资本投入来支撑,能源金融也必将随之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从国际上看,随着我国能源发展“走出去”战略的稳步推进,能源金融将迎来面向世界的新格局。而同时,随着伊朗、委内瑞拉等国逐步放弃石油交易美元计价制,国际能源金融市场正在酝酿一场新的变革。目前,除了欧盟正在实施其能源金融扩张战略,大打“石油欧元”牌外,日本、俄罗斯等国也开始以各自的货币向“石油美元”发起挑战。面对国际能源金融市场由一方独霸向多极化发展的这样一种大格局和大背景,作为世界能源生产与消费大国之一的中国,能源金融必将有一个良好的发展空间。

能源管理硕士项目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与美国杜兰大学合作的第二个中外合作办学项目,通过引进国外高校研究生学位制度,实现不出国的留学,可以使我们全面利用最新的教学理念,最先进的培养模式,最权威的实用教材,深入了解国际金融业、能源业发展现状、学术前沿及变化趋势,全面掌握当前国际金融运行中的基本规则和先进技术,大幅度提高金融能源人才的国际化视野和综合素质。

上一篇:社科院杜兰金融管理硕士|徐奇渊教授:关注疫情对工业生产的影响

下一篇:社科院杜兰金融|疫情来临,隔离的是身体,隔离不了你我前进的脚步